首页  »  情色小说  »  乱伦小说  »  婶婶的报复

婶婶的报复


  (一)

  我是一个农村的孩子,父母外出到sz开了杂货店,我也跟着出来读高中,但是寄宿在叔叔家,因为他家在市
区,离我的学校很近。

  寄人篱下,当然不如在家舒服,好在我很勤快,虽然是男孩子,但是天天做家务,放学回来煮饭,炒菜是婶婶
的专利,吃完饭洗碗扫地。

  叔叔是政府的小官员,但是应酬很多,很少回家吃饭,我的堂弟读小学,和我也没什么话题,只是经常要我帮
他打架做作业什么的。

  婶婶在超市做一个柜台主管,好像很凶的样子,平时没有什么笑容,但是我觉得她很迷人,特别是穿着白色背
心和薄薄的睡裤和粉红色拖鞋的时候。

  我已经16岁,但是没有女朋友,是班上最土气的一个,但是我也开始了解男女之间的事情,因为我的同学经
常会讲,有时我也发现他们背着老师在操场的一角接吻搂搂抱抱,但是我对班上的女同学提不起劲,我觉得她们根
本无法和婶婶相比,婶婶的胸脯那么丰满,婶婶的皮肤那么白嫩,婶婶的……

  我的第一次最终还是献给了少妇,但是不是我的婶婶,而是婶婶的好朋友唐姨。

  唐姨其实只有38岁,比婶婶大2岁,因为堂弟叫她阿姨,所以我也叫她阿姨。

  唐姨是位刚离婚不久的少妇,原因很简单,她丈夫找了一个湖北的小蜜。

  唐姨不要孩子跟她,所以法院把房子判给了丈夫,她自己就住在公司的宿舍里,每周六晚都到婶婶家玩。

  唐姨没有婶婶漂亮,皮肤比较黑,但是离婚之后好像换了一个人,打扮非常时髦,她发誓再也不做黄脸婆,要
好好享受人生。

  唐姨和婶婶在一起总是有说不完的话,而且经常谈论男女话题,每当这个时候婶婶就赶我回房间,但是唐姨总
是笑她,说我也许早就不是处男……

  一次她们在看电视看到很晚,外面下了大雨,唐姨说不走了,叔叔刚好出差了,但是婶婶安排她和我睡在一起,
因为我的房间是架子床,分两层。

  唐姨说:「你不怕我吃了你侄子啊?」

  婶婶笑了,「他懂什么啊,小男孩。」说完婶婶就去睡觉了。

  唐姨洗澡进来,我已经在上架床了,我闻到一阵迷人的香味,那是婶婶常用的沐浴露的味道,平时我是不能用
的。

  唐姨穿着婶婶的睡衣裤,头发湿漉漉的,她拿了电风筒在吹头,突然她停了下来,问我可不可以帮她吹头,我
只好乖乖下来。

  唐姨自己坐到床上,我也只好上床帮她吹头,我第一次和女人靠得这么近,而且这个女人散发着婶婶的香味,
穿着婶婶的衣服,我的脸不觉发红发热,精神恍惚。

  「小家伙,在干吗啊,想你的婶婶啊?」唐姨好像看穿我的心思。

  我忙道:「没有没有。」

  「小家伙,你把你婶婶的衣服弄湿了。」说完突然把睡衣脱下。

  我第一次看到少妇只戴着胸罩,黑色的蕾丝胸罩之间的白白的乳沟,窘得一句话也说不出,但是眼睛倒是直勾
勾盯着那虽然开始下坠却因此显得格外大的乳房。

  「小家伙,没看过女人的奶子啊,没有偷看婶婶的奶子吗?」唐姨吃吃地笑着,一下子把乳罩也脱了下了。

  我看到白白的一团肉上面黑黑的乳晕,上面是熟透发紫的乳头,唐姨已经像蛇一样倒在我的怀里,硕大的乳房
紧紧贴住我的胸膛,软软热热的,更要命的是她那只涂了粉红色指甲油的手已经迅速抓住我早已硬翘翘的小弟弟,
我觉得整个人都要瘫软下去……

  我挣扎着推开她,「不,婶婶会打死我的。」

  「小傻瓜,你婶婶睡了,她不知道,就算知道也不怕……」

  她的舌头已经在舔我的脸,是那样的饥渴,我想她离婚半年以来一定没有碰过男人了,我就不幸成了她的猎物。

  我的手在她的引导下,探向她的乳房,她的乳房很软,后来我才知道那叫松弛,但是她的乳蒂很大很硬,我狠
狠地捏。

  唐姨很喜欢似的在我耳边呻吟,哦哦地轻叫:「小坏蛋、小坏蛋……」

  她褪下我的裤子,昂扬的小弟弟虽然不够大不够长也不黑,但是却很硬,唐姨含在口中吧嗒吧嗒地吮吸,口水
顺着小弟弟流了下来。

  我哪里受得了,不一会我的少年初精在熟女的口中喷射,唐姨居然一滴不漏地吞下去。

  唐姨也满脸绯红,但是她并没有放过我,而是把我压在身下,我连女人的淫穴都没看到,鸡巴已经被塞了进去。

  唐姨一边抓着自己的乳蒂,一边上下耸动身体,因为她的下面对16岁的少年来说的确很松,所以尽管我射了
精,但是半硬的鸡巴还是轻易在她肥大湿软的穴内运动。

  我几乎感觉不到什么摩擦,倒是唐姨的大屁股啪啪地撞击我的下体让我感到刺激,十几分钟之后,小弟弟再一
次在唐姨的穴内雄起。

  唐姨更加起劲了,我在下面由得她捣鼓,几分钟之后可能是唐姨的淫水实在太多太热,就像刚才在她的口中一
样,我再一次喷射,而这次,唐姨也满足了。

  我累得半死,唐姨吃饱了就把我赶到上架床,我一上去就睡了。

  第二天醒来唐姨也不在了,婶婶也不在,我才去洗个澡,因为身上到处漂浮着唐姨淫荡的下体的气味。

  我洗完澡觉得舒服多了,回味着昨天惊心动魄的情景,小弟弟又开始有点反应,要是唐姨在这一次我一定不会
放过她,昨晚我是被强奸了啊!

  我穿回内裤的时候发现上面残留着昨晚睡着后流下的余液,于是又脱下来准备洗干净再穿回去,要不到了晚上
万一给婶婶发现就麻烦了。

  我打开洗衣机盖,发现里面居然还有衣服,定眼一看,居然是婶婶的内裤,我第一次如获至宝般紧紧抓到手中,
凑近一看,天啊,粉红色的亵裤中间有一大滩黄斑,我闻了闻,啊,是淫水!

  那种气味和唐姨的下体的气味很像,但是却比唐姨的少了一点腥味,多了一种淡淡的香气,我再也无法控制自
己,一边舔那滩淫水留下的痕迹,一边用手套弄自己的鸡巴,就这样,我的精液再次喷射而出……

  我用水冲干净鸡巴,开始思考婶婶的内裤为什么会流下淫水,昨晚,叔叔并不在家啊?

  突然,我听到开门的声音,马上把婶婶的内裤扔回去,自己的内裤也顾不得洗就穿回去然后穿好裤子出来,原
来是婶婶和堂弟回来了。

  我偷偷地看了一眼婶婶,她好像没有什么不同,正好堂弟要我帮他做手工作品,于是我和堂弟进了他的房间。

  就这样相安无事过了一天,我更加留意婶婶的一举一动,越发觉得她无比动人,早把伦理观念忘得一干二净,
不过婶婶平时对我不苟言笑,所以我还是不敢有实际行动,直到一天叔叔回来和婶婶大吵一架之后又走了之后,一
切都变了。

  那天他们关着门吵架,我没有听仔细,但是隐隐约约知道叔叔和唐姨的丈夫一样在外面有了二奶,不过好在他
们没有离婚,要不我就要离开婶婶了。

  叔叔回来越来越少,叔叔平时很少过问我,只是看看我的考试,我成绩还可以,所以他也没什么说。

  这样,我和婶婶相处的机会越来越多,但是婶婶很不开心的样子让我也很难过,于是我常常陪她看电视,要是
在以前她肯定不准,但是现在她只是问作业做完没有,我说做完了,她就不说什么,和我坐在沙发上一起看。

  我闻着婶婶发出的幽香,感到无比的快乐。

  婶婶对我好,我对她也没有了淫念,反而像恋人一样关心呵护她,我甚至打算准备出来工作之后娶婶婶为妻呵
呵。

  天气越来越热了,婶婶和堂弟房间有空调,我的没有,一把风扇只会放出热风。

  一天晚上我正在做一道数学题,花了一个小时就是解不出,我不知不觉把上衣脱了,关着膀子只穿一条内裤在
继续努力,门突然开了,是婶婶。

  她似乎怔了一下,但是很快对我说道:「今晚这么热,过来我的房间吹冷气吧。」

  「啊……不用了……」我飞速穿上T—shit。

  「听话,现在过来,都11点了。」婶婶说完把门关上走了。

  虽然这种恩赐是我梦寐以求的,但是因为孤男寡女在一起我还是有点害怕,不是害怕婶婶像那个荡妇唐姨那样
而是害怕自己会控制不了,万一做出了什么事情,会给叔叔打死!不过我的脚出卖了我,我不知不觉地来到婶婶门
前,叔叔今晚又不归,婶婶也许很寂寞吧?

  正在此时,婶婶的门开了,「还站在那里干吗?」

  我于是进了房间,啊,好凉快啊!婶婶坐在大大的双人床上,一双白白嫩嫩多肉的玉足近在眼前,修长的大腿
如此丰腴,我坐在地板上欣赏着婶婶的美。

  「上来睡,你睡那头,我睡这头。」婶婶说完关了床头灯,偌大的房间只有一盏1瓦的粉红色的夜明灯发出暧
昧的光……

  还好,婶婶毕竟不是唐姨那样的人,我于是安心地躺在床上,享受着空调带来的舒适,然而我马上发现自己错
了,因为婶婶的那双迷人的玉脚有意无意地架在我的身上,离我的鼻子嘴巴如此之近,我唿吸着婶婶玉脚发出的香
味,发现自己的小弟弟很快又暴涨起来。

  但是我还是不敢轻举妄动,婶婶好像也并不知道,只是有时伸长玉脚,这样她的脚底就贴到我的脸庞,我拼命
忍住自己,直到婶婶发出均匀的唿吸。

  我于是偷偷伸出伸手来,偷偷摸了一下,婶婶没有反应,我再次大胆地把婶婶的玉脚整个握在手中,感受丝一
般柔软嫩滑的玉脚,婶婶还是不动。

  我已经无法控制,轻轻地吻着婶婶每一根脚趾,直到含在口中,吮吸着每一根的脚趾,把自己的脸埋在她的脚
掌之间,唿吸着她玉足发出的成熟的妇人的香气。

  正在我陶醉不已的时候,婶婶把左脚抽了回去,但是却搁在我已经脱了裤子的昂扬的鸡巴根部,紧接着是右脚。

  这样一来,我的鸡巴就被婶婶的玉脚紧紧夹住,婶婶身子不动,但是双脚却如双手一样灵活地搓弄着我的鸡巴,
我的鸡巴在她的双脚之间跳动,奇怪却没有射精。

  婶婶这样弄了几分钟,我感到龟头流水了,再这样下去就会泄了,这样就会弄脏婶婶的美足,于是我用力从婶
婶双脚之间抽出,这时,床头灯亮了。

  婶婶不知何时已经全身赤裸,我首先看到了她那对高耸的双峰,没有唐姨的大,却高很多,乳头也不大,而且
是红的。

  婶婶张开了她白嫩的大腿,我清楚地第一次看到之间那凸起的淫穴,淫毛不多,两片小阴唇露在大阴唇外面,
中间的桃花源已经湿润。

  婶婶用手掰开自己的小阴唇,「还不上来?!」

  我如接圣旨,伦理全抛在脑后,但是我没有插入,而是把头埋在那神秘的蜜穴之间。

  「哦……婶婶……我爱你!」我忘乎所以地大叫,如饥似渴地吮吸俩片小阴唇,吮吸婶婶的淫水。

  婶婶开始呻吟,哀求我快点插进去,我终于趴了上去,在婶婶的玉手带领下进入,啊!好紧啊,虽然很多水,
但是我明显感到婶婶淫穴的肉壁的摩擦。

  随着我近乎粗暴地抽送,婶婶的呻吟变成低声地哀泣,「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婶婶夹紧大腿,穴内好像一个漩涡吸引着我的鸡巴,在婶婶喷出滚烫的淫水之后,我一也开始暴发,我和婶婶
双双高潮了。

  (待续)

  (二)

  第二天醒来,婶婶已做好早餐,我惶恐地说对不起,她温柔地说:「没事,吃完早餐带你弟弟去少年宫。」唉,
女人莫非被男人干了就会温柔呢,我也没那么多想,美滋滋地吃了早餐,等堂弟也吃过就用自行车带他去少年宫学
英语。

  堂弟是越来越胖了,不知道怎么我觉得两腿发软,带他去到少年宫我也累得满头大汗,于是急急忙忙踩着回家
准备洗个澡。一开门我就发现门口多了一双艳红色的高跟鞋,尖尖的鞋头,尖尖的鞋跟,还镶嵌着闪闪发亮的珠片,
这鞋既不是婶婶的也不是唐姨的,而且从尺码看非常小,比婶婶的36和唐姨的38都要小,谁来了啊?

  我穿过饭厅的走廊,来到客厅,一眼就找到答案,在沙发上,坐着一位娇小玲珑的少妇,抢眼的红色套装,但
我还是一下被她那双纤巧白嫩的玉足吸引了,她对我宛尔一笑,我的脸莫名其妙的红了。

  正在这时,婶婶从房间里出来,看到我就对我说:「阿致,这是婶婶的好朋友。」

  「阿姨好。」我回过神毕恭毕敬地打招唿。

  少妇咯咯地笑:「雯姐啊,你看把你的小家伙吓得,小家伙,叫我红姐就好了。」

  婶婶也笑着说:「你是怕人知道你老啊?」

  红姐拍拍她身边的空位叫我坐过去,我忙说自己浑身臭汗,婶婶说那你去洗个澡,我于是去洗澡。在卫生间,
虽然关着门,还是听见红姐和婶婶的笑声,她们这么开心干嘛啊?

  我洗完澡换了套T恤短裤出来,我的身体虽然不够健硕,但是肌肉结实,高高瘦瘦的样子,红姐见我出来就凑
到婶婶耳边不知道说什么,婶婶听了擂了她一拳,两人又在吃吃笑,倒是我不知所谓地呆在那里。

  红姐再次邀我坐在她身边,我只好坐下,一股浓烈刺鼻的香气从红姐身上传来,虽然香,但我还是喜欢婶婶的
味道。

  婶婶说去市场买点菜加料,要我陪红姐聊天,我说我去买,但婶婶不准,而要命的是红姐居然拉住我的手不准
我起来,要我陪她聊天,婶婶转身就不见了。

  红姐问我一些无聊的东西,我也胡乱应付着,她越坐越近,光洁的大腿紧贴着我的大腿,而她那纤细的美脚不
知何时已搭在我的脚背,轻轻地擦啊擦,划啊划,我的小弟弟马上抬头,我只好紧紧夹住,汗水不断流下……

  「小家伙,你怎么满头大汗啊,来姐姐帮你擦。」红姐拿了一张纸巾帮我擦汗,同时把我低下的头扭向她,我
终于看清面前的这位红姐!——她脸上的粉底足有三层厚,眼角和嘴角的皱纹比一向保养很差的唐姨还多一倍,天
啊,她到底多少岁,简直是红婆婆了!但是她的肌肤为什么还这样嫩滑,她是脚没什么还是那样漂亮?

  正在此时,「红婆婆」已整个人躺在我的怀里,「宝贝,快抱我进房啊!」

  我推开她,站了起来,小弟弟也吓软了,「什么,你,你把我当什么了,婶婶怎么会有你这样的朋友!」

  「哈哈,小家伙还生气啊,好吧,老实告诉你,我不是你婶婶的朋友,而是她的老板!」

  「老板又怎样,我为什么要抱你进房。」

  「别装蒜了,刚才不是很想和我干吗?怎么,看到我的脸让你失望了?」

  「不是这个,我又不是鸭!」

  「没错,你就是鸭!你婶婶把你卖给我了,如果你让我满意,我还可以另外给你钱。」红婆婆一边说一边脱下
套装裙子,她居然没有穿内衣裤!

  「我不信,婶婶不会这样对我的!」我对她吼道:「就算婶婶出卖我,我也可以不听,婶婶有什么资格让我做
鸭!」

  「小家伙,你也太天真了,你以为你婶婶真喜欢你吗?你和她做的好事,她全部用DV拍摄起来了,只要她交
给你的叔叔,你叔叔会放过你吗?」

  「叔叔也会打死她的!」我简直气炸了。

  红婆婆看我这个样子反倒笑了,她自己点了烟,对着我吐烟圈,「你叔叔包了二奶,有什么资格管你婶婶,你
婶婶要给他看录像带,肯定是和你叔叔离婚之后,到时死的是你,而不是她!」

  我一下坐在地毯上,天啊,原来我只是婶婶报复叔叔的工具!所以婶婶昨晚故意勾引我,拍下录像,今天又找
了一个老熟妇要我做鸭!

  「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小东西,男人我玩多了,你不好好伺候我,明天你也不用去学校了,录像带在我手中!」
说完红婆婆扭着大屁股进了婶婶的房间。

  我六神无主,但是如果是真的话,我肯定完蛋,我千不该万不该就是和婶婶上床,要是叔叔知道,要是爸爸知
道,要是全世界都知道……我只好走进婶婶的卧房。

  (三)

  红婆婆已经仰面躺在婶婶的大床上,一双丝袜扔在地板上,怪不得刚才她的大腿那么光滑,刚才我居然没有发
觉她穿了丝袜!

  「过来,舔我的脚,像你昨晚舔你婶婶那样!」红婆婆命令道。

  看来她真是看了昨晚我和婶婶干的好事,我只好忍着泪水爬向她,捧起她那双布满皱褶的纤脚,好在她的脚的
确很漂亮,纤长的脚趾还是很白的,上面深红色的趾甲油充满淫荡的气息。

  我把红婆婆的大脚趾含在口中,一股皮革的气味和老女人脚丫的酸味直冲我的喉咙,但是我还是忍受着舔着,
吮吸着……

  红婆婆开始嗯呀嗯呀地呻吟,她坐了起来,色迷迷地看着我,一边用脚去挑我的小弟弟,可怜的鸡巴缩在一起,
但是在她纤脚的撩拨之下却不争气地发硬。

  红婆婆干脆用双脚夹住了,搓弄着,她捏着自己硕大的乳蒂,虽然她的乳房不大而且完全松弛,但是乳蒂却黝
黑粗大,后来我才知道被男人干多了的淫妇就是这样的。

  过了五六分钟,小弟弟已经在她搓弄之下还有她的淫声挑逗之下完全勃起,我站起来准备插入,早早完事早早
结束,谁知道红婆婆却让我躺下,而当我刚刚躺下,红婆婆已经用她那只有稀疏淫毛的老穴压在我的脸上,自个儿
磨了起来。

  她的淫水在我的脸上流趟,老穴发出令人作呕的腥味,虽然喷了香水,但是还是很臭,但是我无法推开她,因
为她有录像带……

  然而她还不肯罢休,自己蹲着,用手拉开两片长长肥厚的小阴唇,要我吸她的淫水,我再次忍受着腥咸的淫水
流进我的口中,好在不用多久,红婆婆自己倒忍不住了,扶正我的鸡巴套了上来,开始上下耸动身子……

  奇怪,当我的小弟弟插入之后,我感觉到她的老穴特别粘稠,而且把我的鸡巴吸住,她的每一下耸动,龟头摩
擦穴内的淫肉带来莫大的快感。

  我也动起来,迎合着老穴,发出啪啪的巨响,我仔细看了骑在我身上的老女人,现在满脸红润,虽然皱纹很密,
但是还是和香港的汪阿姐一样风韵犹存,其实还是叫红姨合适,后来我知道其实她也不过50出头罢了。

  就这样又过了十多分钟,这一次我的小弟弟没有射精,红姨的淫水却开始减少,我把她反过来,让她趴在床上,
我从后面狠狠地抽插。

  她更加兴奋地叫起来:「大力!大力!小宝宝……妈妈爱你……哦……快快快……」

  干了一百多下,我的龟头也麻木了,但是还是不射精,我只好在红姨指导下不断变换姿式,我们从床上干到床
下从床下干到客厅又从客厅干到房里,最后还是红姨说不行了我才离开她,躺在床上看着自己跳动的小弟弟,我是
怎么啦,居然不会射精!

  红姨也不管我了,扔下了500块钱给我,自己出去穿好衣服要走,但是我要她交录像带,红姨对我说录像带
在婶婶那里,我不信,这时门开了,婶婶回来了。

  她看着我硬邦邦的鸡巴和软绵绵的红姨,冷冷地说:「真是色狼家族啊,和你叔叔一样天生的淫虫!」

  我放开红姨扑向她,一把抱起她直冲进房,扔在床上,撕下她的裙子内裤,粗暴地插入她的淫穴,虽然没有淫
水,但是我已经忘记疼痛地狠狠地插。

  婶婶也不反抗,我把婶婶的脚架在身上,舔着她软软的脚底,婶婶也开始流水,

  我更加用力地冲撞,婶婶开始哀求我轻一点,我更加用力,一边问她:「你为什么这样对我,为什么要我去做
鸭?」

  「不,不是做鸭,反正你和唐姨也干过了,你不是很喜欢年纪大的女人吗?

  哦……求你……哦……好舒服……」婶婶开始语无伦次。

  「但是我喜欢你,你却偷拍来威胁我!」

  「我是报复你叔叔,他可以包二奶,我为什么不可以把你让给别的女人,其实红姐不是很好吗?」

  红姨也进来了,看到我还是那样勇勐,也脱光了躺在床上,求我干她。

  我于是再次进入老穴,一边舔着婶婶的淫穴,就这样过了十几分钟我感到一阵酸麻,马上拔出鸡巴,把精液全
射到婶婶的脸上……

  我躺在床上,泪水也开始流出,婶婶穿好裙子,拿出一盒带子给我。

  我离开了这个伤心的地方,因为我是爱婶婶的,我自己在外面租房子住,房租当然不用担心,因为红姨给我出,
我则每周和她做一次,而且我越来越喜欢红姨的老穴,喜欢红姨的脚……

  【完】

丁香五月天91美女网 丁香五月.com 丁香五月开心五月 酒色网 第四色 酒色网址
上一篇:无边的乱伦 下一篇:岳母新年快乐